济南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仙侠

摘星大陆第一百五十六章救

来源: 分类:仙侠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12月08日

摘星大陆 第一百五十六章 救

伸出舌头缓缓的舔舐着唇间那道伤口,莫邪现在的表情很认真也很残忍,邪气的一笑,説不出的轻松自如

“看来,梁家得重新准备一个家主了”

少年邪异的声音,缓缓在林间响起,配合着他嘴角未舔尽的鲜血,格外妖异

梁月儿此时的情况十分糟糕,背后腰间那道潺潺流血的剑伤虽然麻烦,但还不是最恶劣的之前血剑刺进少女体内,那些蕴含在血剑之上的怨念和恐怖的毒素尽数涌进了少女的体内,此时正在她的经脉之中肆虐

轻轻地咳出了一口污血,梁月儿眼神终于重新变得清冷了起来,此时的她已经再也没有还手之力,而对面的莫邪也没有放过她的意思,既然会死,那也应该死的有些尊严

背靠着枯树,将承影剑从泥土之中抽出来,梁月儿重新举起手中的承影剑,此时的她由于经脉之中的怨念、恶意,已经调动不出天地元气,但她还是想着在战斗中死亡

望着重新举起剑的梁月儿,莫邪眼中闪过一丝敬佩,梁月儿是他在天山之外见过的最强的同龄人,战斗境界和他完全相同,若不是前几日侥幸突破了灵境,现在的胜负还真是两説

举起剑的梁月儿正准备刺出去,忽然目光落在了那柄血色的长剑之上,眼神微眯,有些犹豫

“不要把血灵教那些恶心的手段用在我身上”

少女缓缓的开口,平静的説出自己最后的请求

莫邪眉头微挑,就算梁月儿不提这个要求他也不敢这么做,梁家下一代家主身死,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如果梁月儿还被以血灵教的邪法献祭炼剑的话,莫邪可不确定那位疯狂的梁家家主会做出什么事最主要的是,莫邪不知道那位梁家半圣究竟到达了什么地步,万一能够追溯着梁月儿被献祭之后的怨魂找上自己,恐怕就算自己的师尊都无法在盛怒之下的梁家家主手下救下自己的性命

“放心,你死之后,我会将你好好的安葬,让你死的有尊严”

莫邪diǎn了diǎn头,应允的对面少女最后的要求,扬起了手中的血剑,任其在空中悬浮,然后凌空而去

虽然依旧能够捕捉到血剑的轨迹,但少女体内已经无元力可用,对于这蕴含了莫邪最后的杀意的一剑,少女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不过没有抵抗的能力不代表没有抵抗的姿态,已经决定骄傲的死在战斗之中的梁月儿还是眯起了眼挥剑斩去,虽然下一刻两剑相遇,她的承影剑便会被震飞,但并不妨碍她此时的认真

“当”

一声清脆的响声在林间响起,再度敲醒了寂静的山林

梁月儿并没有就此死去,因为承影剑没有被震飞,被震飞是那柄血剑

一件黑色的布袍破夜而出,狂风猛烈地灌注,使得那件如夜色沉沉的布袍猎猎作响

一剑斩空的梁月儿望向身前那个身着纯黑色长袍的少年,从背影认出了他就是几日之前在落叶镇中遇到的那位青玄天才,嘴唇微动,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説出来

“人只能有尊严的活着,不可能有尊严的死”

覆水剑在月光之下泛起了耀眼的光芒,映耀着少年干净平静的面容,连晨抬起头来望向面前妖异的少年,面色极度认真继续説道

“青玄学院,连晨不知阁下名讳”

莫邪面色严肃的召回了血色飞剑,将其握在手中,一丝灵识轻轻缠向面前的少年,当确认了对方还没有到达灵境之后,那抹严肃才最终消散

“唔,天山莫邪”莫邪轻笑着回应着少年的问题,依旧轻松无比只要对面的少年没有到达灵境,那便不会有任何影响,只不过今日要再多杀一个人罢了

听到对面自报家门,连晨的眉头微微挑起,经过韩副院长对于摘星楼的灌输,他对于天下有名的天才的名字都略有耳熟,莫邪这个排在天山第二的名字,当然也落在了他的耳中

“看来落叶镇民失踪也是出自你手了目的是为了你这柄剑

微微偏头,看着身后气息萎靡到极diǎn梁月儿,连晨在瞬间便想明白这一系列事件的始末因果,炼血剑的人是莫邪,在安禅宗门之上与梁月儿同时引发冥灵杀符的自然也是莫邪

“又是一个正义使者不过反正也没有什么影响了”莫邪轻轻舔着嘴唇望向面前面色凝重的少年,微微一笑:“能死在我的手下是你的荣幸”

连晨的眼睛眯了起来,从莫邪身上他感到了强大的杀意,而那柄散发着血腥味道的暗红色的剑更是让少年心神微乱

翻手从空间玉佩之中取出三瓶丹塔的解毒、疗伤、恢复元气的丹药,连晨将其掷向了身后的少女,既然要开战,那便让已经失去战力的梁月儿先自行恢复着,虽説丹药发作的速度有些缓慢,但也总比自身的痊愈速度快了无数倍

梁月儿接过被少年抛过来的丹药,毫不犹豫的吞服而下,再看向少年的背影有了些犹豫和期待

“小心,他是初入灵境的修行者”

最终只发出了这一声提醒,梁月儿紧闭双眼便开始炼化药力、压制体内的怨念她并没有喊诸如“你先走不要管我”这样的蠢话,并不是因为她怕死,而是因为从连晨出现的那一刻,便注定了莫邪对他的杀机莫邪怎么可能允许有人目睹了他追杀梁月儿的过程,还让目击者活下来呢

听到身后梁月儿的提醒,连晨的眉头也没有再度皱起,当他及时赶来出剑挡住那柄凌空的血剑之时,便已经知道了对方已经进入灵境而且看着梁月儿现在凄惨的模样,就算没看到飞剑连晨也能猜得出对面少年的境界毕竟梁月儿已经站在了灵境的门槛之上,能将她逼成这幅将死的模样,也只有灵境了

同样听到了少女提醒的莫邪微微一笑,看着梁月儿已经开始调息恢复,收起了玩闹的心思,手中的血剑飞掠而出,刺向面前的少年

之所以血剑刺向连晨,而没有指向调息中的梁月儿,是因为莫邪心中淡淡的不屑之情身为天山的弟子,他也懒得用偷袭这种手段,先杀了面前的少年再杀了他身后的少女不就可以了

而如果真的杀不掉面前的少年,那么杀死梁月儿也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会招来梁家的滔天怒火,所以现在需要做的只是杀死连晨,其余的事情不需要考虑太多

连晨看着从容撕开空间的那柄血剑向着自己刺来,双眼微眯,面色没有任何变化,一步踏出,覆水剑向前斩出一道霓虹

“当”

血剑与覆水剑相遇,一股恐怖的元力向着覆水剑身侵染而去,然后借势向后倒飞了片刻,在空中微微停留,继续刺下

“当当当”

一连串的碰撞在林间响起,清脆而又沉重,连晨不停的挥剑击飞着那柄血色的飞剑,面色依然平静,握剑的手依然平稳

血色的剑影越来越快,连晨手中的覆水剑挥出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但高速的碰撞并没有让少年失去精准,每一剑都完美的拦下了血剑飞来的轨迹

远处的莫邪眼睛眯了起来,面色变得凝重,不是因为少年挥剑的精准,也不是因为少年对元力控制精妙的没有一丝溢出,虽然这些都很令人惊叹,但不足以让莫邪郑重以对

真正让他感到一丝凝重的是面对铺天盖地的剑雨,连晨竟然一步未退要知道,山丘之上就连梁月儿都无法不经泄力抵挡血剑凌空的那股邪气的杀意

这当然不是説连晨比梁月儿还强,相反连晨体内的元气比起梁月儿还要稀薄,在两人对元力控制绝对精妙的前提下,梁月儿按理説应该绝对强于连晨的

莫邪血剑之上蕴含着恐怖的元力与剑意,以及那股血剑自带的邪气,只是这些带着邪气的元力传递到少年那柄看起来古朴无比的剑之后,全部消失无踪,不再有一diǎn痕迹

要知道,这些恐怖的邪异的剑意,是莫邪最大的底牌在之前与梁月儿的交手之中可是让那位少女都痛苦不堪无力抵抗,可面对连晨的时候怎么会如此诡异的消失

没错,就是诡异的消失邪气的杀意从血剑之上传递到少年的古剑之上,便如同石沉大海,连一丝颤动都没有发出便消失无踪

灵识全面展开,仔细的观察琢磨起来两剑交锋之时的动向,莫邪的面色越来越严肃,目光最终落在了连晨手中那柄古剑之上,震惊,然后沉默不语

芜湖安康治疗妇科方法

营口安康治疗妇科方法

长治治疗遗精费用

陕西那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
治疗癫痫贵州哪家好
贵阳看癫痫哪里最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