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仙侠

神惑欲殿 第208章 脱困(1)

来源: 分类:仙侠 查看:0次 时间:2020年01月22日

神惑欲殿 第208章 脱困

卡特琳村虽然是个村庄,可是一diǎn也不小,作为天高原的出入口,村长经营最多的便是酒馆和旅店,方便那些商人和佣兵们的玩乐和居住,而黑狼佣兵团的人也和普通商队一样,并没有什么优待,寻着卡特琳村东边山口的某个旅店住了下来,前方十米处就是橙红酒馆,也算是一处不错的去处,附近很多佣兵在晚上无聊的时候也会过去聊天喝酒,谈谈女人和性来打发时间。

可对于卡兰这样一个女孩子家而言,她却不会有这种爱好,此刻只是静静的在阳台上面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月亮,脑海中却是在回味着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她的初吻,被一个男生莫名其妙的夺走了。

一想白天的情景,她的脸上不由得闪过一抹绯红,如樱桃一般的小脸就像是半生不熟的苹果一样,略显青涩,却又夹杂着红润。

“林维斯先生。”卡兰幽幽地説,靠在阳台的栏杆上,一手托着下巴,嘴角微微露出一抹喜悦的弧度。

“呀,+dǐng+diǎn++我们团的小公主似乎在发花痴呀。”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戏谑的笑声,卡兰心头一惊,像是被猫撞见的老鼠一样,猛地转身,一脸慌乱。

“吓死我了,原来是洁儿姐姐。”卡兰看到来人,稍稍定了定神,缓缓舒了口气。洁儿姐姐在佣兵团里面也算是跟随父亲出生入死的战友了,也是团里面除了她唯一的女性,本身实力更是接近三级战士的水准,打起架来一diǎn也不逊色与男人,是个可怕的女人。

“怎么了,这样就被吓到了?那如果这样呢。”洁儿邪恶的笑了笑,朝着卡兰胸脯隆起的地方伸手抓了过去。

“啊——不要!”卡兰娇嗔了一声,小脸羞涩得越发的醉人,想要挣脱,可洁儿的手却不慢,将她牢牢的抱在自己的身前,成熟女人的娇躯从后面dǐng着卡兰的后背,一种让人陶醉的酥软从后背传来。

洁儿小嘴靠在卡兰耳边,开口时传出的温热就像是小猫柔顺的毛发一样让人敏感,卡兰忍不住身体一阵哆嗦。

“快告诉姐姐,你是不是喜欢林维斯那个家伙?”洁儿轻揉着説,双手却没有停下来,在卡兰胸前那敏感的部位轻揉着,指尖从高耸的边缘缓缓接近中央的敏感。

这是他们两人的小游戏,也是洁儿逼迫卡兰最最有用的手段,每每卡兰被抓了个正着,揉捏她胸部的敏感屡试不爽,什么秘密都会被交代出来。

“我……”卡兰小脸娇滴而红润,心中羞涩无比。

“嘿嘿,不説是,那我就先替你的林维斯试试小丫头的身体发育得怎么样了。”洁儿邪恶地笑了笑,指尖轻轻揉捏其卡兰胸前突出的那一diǎn坚硬,指尖磨砂的敏感让她有种难以掩饰的快感。

“不,不要呀……洁儿姐姐,不要啦。”卡兰娇嗔的声音就像是小猫一样,求饶的时候竟然还带着一丝让男人兴奋的魅力。

“哎呀呀,有进步哟,感觉比以前又大了些呢,而且这声音。啧啧,我要是男人一定会把你当场办了。”洁儿一脸嘚瑟的笑了笑,手不停的在卡兰身上游走,触感柔软,在她最为敏感的地方不断的抚弄着。

“这是第二次机会哟,要是不珍惜的话,我的手可不只是停留在你的上身哟,下身或许更敏感……”

“啊……洁儿姐姐,不要,我説啦,我説行啦。”一听到洁儿的话,卡兰吓得一阵哆嗦,被这么摸上身就已经不堪忍受了,这要是摸下身,那岂不是丢脸死了。

“喜欢啦!喜欢行了。”卡兰挣脱开洁儿双手的控制,脸上红润娇滴就像是一名刚刚兴奋过后的美女一样。

洁儿听罢,耸了耸肩,“和我预料的一样呀。”

“一样你还这么整我!你早就看出来了不是么。”卡兰小脸微怒,一副气炸了的样子説,“每次都把我拨弄得这么不堪,你个变态女人!”

“哦?我还没开始变态就已经背负上了变态女人的外号了么,感觉有些亏呀,那我就变态一次好了。”洁儿説着,轻轻挑了一下眉头,一脸坏笑的朝着卡兰走过去,就像是饥渴的饿狼一样。

“啊啊啊……别,别过来,你个坏女人。”见状,卡兰吓得脸上一阵苍白,险些吓晕了过去,这女人也太没节操了,什么事情都拿来吓她,感情是和男人混久了,连思想都便的龌、蹉了起来。

“嘿,不逗你玩了。”洁儿见卡兰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微微一笑,很是满意小丫头的表情。

“你喜欢那个林维斯是没问题啦,可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洁儿恢复人前冷漠的神情,一脸严肃的对着卡兰説,“虽然我们知道那家伙是名有实力的魔法师,可他的来历我们却不清楚,你可不能随随便便就相信他,这是我做佣兵多年的经验,包括甘姆团长也没有开口鼓励你和他走一起。”

“哼,又把我当三岁小孩看。”卡兰撇了一眼洁儿,明亮的眸子里面上过一丝叛逆,气鼓着小脸蛋,并不大相信洁儿的话。

“还有,如果你对那个林维斯那个家伙真有感觉,那么就应该和多姆那小子説清楚,虽然我知道你心里面一直将他当成哥哥一样。”洁儿走到房门前,这才想起,回头叮嘱。

“多姆?关他什么事情?难道谈恋爱还要哥哥允许不成?”卡兰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

待得洁儿走后,卡兰这才松了口气,幽幽抬起头来,神情迷离的看着外面漆黑的天空。

“林维斯哥哥,你对卡兰又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没有人回答,房间寂静得有些空虚。

“快!别让他逃了!我看到他往这里飞来了。给我挨家挨户的搜!”忽然下面传来人群嘈杂的声音,卡兰好奇的往下一看,只见二十多名佣兵从远处浩浩汤汤的赶了过来,一个个挨家挨户的搜索,像是在寻找什么似的。

“噗。”忽然一个黑影从天边滚落了下来,扑通一声倒在卡兰所处的阳台上,吓得她连忙后退,本想大声叫人,可刚看到来人熟悉的面孔的时候,又慌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林维斯哥哥!”卡兰凑上前去,将达林抱在怀中,这时候她才发现,这个男人胸前的衣襟竟是一片暗红的惨状,血迹虽然风干了,可依旧是触目惊心,尤其是胸前正中央处,那里的骨骼形状有些特别,竟然微微有些下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已经死了。

“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我去叫父亲过来。”卡兰一脸焦急,她从来没有见过受伤如此严重的人,正想着呼喊,却被迷迷糊糊的达林伸手制止了。

“别,不要让人知道。”达林奄奄一息説完,便晕了过去,身后黑色的魔装也在这一刻解体了,黑色的羽翼瞬间化作无数散开,消失在虚空之中。此刻的达林虚弱得就像是濒临死亡的病人,脸上苍白,魔力耗尽的情况下,已经无法维持自身的魔装了,连意识都是模糊的。

“旅馆和酒馆也要搜!任何有可能藏身的地方,一个也别放过!”突然,下面的传来佣兵们细碎的叫嚷声。

“难道……下面的人是来找林维斯哥哥的?”卡兰满脸惊讶,低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怀中达林,见他气若游丝,显然已经昏迷了过去。

林维斯哥哥现在这种状况,要是被下面的人发现了,一定会被抓走。卡兰心中忐忑,她跟随父亲甘姆的佣兵团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那些佣兵像疯了一样的挨家挨户找人,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卡兰俏脸闪过一丝坚毅的神色,似是做了一个什么决定。

“放心,卡兰不会告诉任何人,林维斯哥哥,卡兰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卡兰抱住达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学会了像个大人一样作出自己的决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会想到不惜一切想要承诺某个约定。

就算是害怕,也要这么做。

“砰砰砰!”不久之后,外面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还有其他佣兵的呵斥声,似乎对于这群不速之客报以十分的不满,可是看到人数众多,料定是一个大组织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却也好奇了起来,在外头看戏。

“得想想办法才行。”听得敲门声和脚步声越发的临近,卡兰左看右看,目光最后锁定在了房间浴室里面。房间是藏不住人的,佣兵们一搜便全知道了,也只有浴室能够藏人了。

可是佣兵们会不搜查浴室么?

一想到这里,卡兰有看看奄奄一息的达林,咬咬牙,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红晕,也不理会达林又没有听到,娇滴滴地説,“林维斯哥哥,你可不许偷看。”

白暂的双手伸到胸前,开始解开衣服的纽扣,动作轻柔,心跳加速得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还是第一次脱衣服有这种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男生面前,也许是因为我们的人声嘈杂。

总之她的脑海里面已然是空白一片了。

此时,她将身上的衣服褪下,露出白暂的皮肤以及被胸衣束缚而显得饱满的胸部。估计要是男人看到,一定不忍移开双眼。

随后,她的小手顺着往下解去,那是连洁儿无法解放的地带,此刻随着遮掩的衣物一再往下褪去,露出一双修长而洁白的长腿,让人欲罢不能的娇柔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之中。

卡兰羞红着脸,下意识的抬头悄悄看了一眼靠在一旁昏迷的达林。心中暗暗庆幸,还好林维斯哥哥昏迷了过去,不然就羞死人了。

危机在即,卡兰也来不及多想,光着身子将迷迷糊糊的达林从房间里面拖到浴室的浴缸之中,然后用水将浴缸浸满,将达林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前,将他的鼻子抬高,不至于被水淹没,然后用毛巾盖住,在外人看来,就像是她在洗澡一样。

完成这一切,卡兰微微松了口气,可加速的心跳并没有停止,反而越发的忐忑,那胸前挤迫,以及被凌乱秀发磨砂敏感的羞涩,让她的脸蛋微微有些红润,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一样。

“砰!”破门的声音响起,外面众人在敲打两声没有回应之后,竟然破门而入,映入这群佣兵眼前的是少女整洁房间的摆设,除了几件少女的衣物摆在床上之外,没有一丝违和的凌乱感。

“没人?”去看看浴室!”带头的奇多姆大喊,这是他们搜查的最后一间,如果没有找到人来,那就真的见鬼了。

啪的一声,浴室的门被踢开,一名佣兵贼头鼠目的闯了进来。

“啊——!”卡兰一声惊叫,就像是洗澡发现被人偷看而惊慌失措的少女一样,手不停的泼洒浴缸里面的水,想要驱赶冒失闯入的人。

“你是什么人?给我出去!”卡兰厉声叫喊,她的声音高了十几个分贝,让得外面的人闻声而来。

“怎么回事!你们干嘛擅自闯入我女儿的房间?”听到女儿厉声叫唤,外面传来甘姆急促的怒吼声。

“啊,原来是甘姆团长,抱歉,我们正在搜查一名逃犯,为了不发生意外,任何地方都要搜索一下,这才不得已进来卡兰小姐的房间搜寻,希望甘姆团长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过,这样对你我都有好处。”奇多姆微笑着説,虽然他们带了十多个人进来,可面对身为3级战士的甘姆,连他也要给几分面子,客客气气地解释。

“找人?哼,找人找到我女儿的浴室里面去?”甘姆指了指浴室敞开的木门,庄严的神情之中带着几许怒意,冷声説:“难道我女儿会和一名逃犯洗澡?我看你们是别有用心。”

“额……甘姆团长,小的可没有这个意思。”奇多姆意识到有些理亏,对浴室观望的那名手下使了个眼色,“看完没有,还不快出来?是想横着出来么!”

“啊,是!”那个佣兵似乎这才反应过来,满脸歉意的对着甘姆道歉,然后对着奇多姆説,“只有卡兰小姐在,没看到有其他人。”

“哼,饭桶!”怒骂一声,奇多姆一巴掌拍了过去,然后又转过身去,和严蕊色对甘姆説,“打扰了甘姆团长。”

“走!”奇多姆一声大喊,带来的十多人又陆陆续续离开。

“团长,你就这么放他们走了?”一旁的多姆上前,眼看着这群无赖惊扰到卡兰,心头愤懑不已。

“哼,一群小人罢了,要不是冰狼佣兵团和我们有些交情,我绝对不会让这群家伙安然离开。”甘姆愤愤説。

“卡兰,你没事。”身为团中唯一的女战士,洁儿自然是第一时间冲了进来,在看到卡兰一脸委屈的撅着小嘴,洁儿关切的问道,“那群家伙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嗯嗯,我还好,没事。”卡兰摇摇头,虽然脸上委屈,可是心头却是松了口气。总算是蒙混过关了,要不是自己老爸还有些威慑力,搞不好那群家伙连她所处的浴缸里面也要瞧上一眼呢。

“以后要是遇到这种事情你可不能忍着,一定要大声叫嚷。”洁儿习惯性的摸摸卡兰柔顺的金发,“我和甘姆团长一定会第一时间赶过来。”

“嗯嗯,谢谢洁儿姐姐。”卡兰温顺地diǎndiǎn头,虽然洁儿平时老是捉弄她,那她的身体开玩笑,可在关键时刻却也是最体贴的人了,简直就像是她的亲姐姐一样。

“咦?这是……”洁儿目光往下一扫,却是发现了卡兰浴缸水颜色的一样,竟然是浅浅的浅红色,似乎有些浑浊。

“啊,那个……”卡兰心头一慌,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脑海急速飞转着,想要找个什么借口解释。然而这一切却被洁儿看在眼里,她的心中似乎猜到了什么。

“卡兰,你没事。”这时候,外面又走进来一个人,多姆一眼扫过浴室,却是发现了卡兰还泡在浴缸里面,而洁儿正一脸疑惑的看着浴缸。

“啊啊啊——多姆你这是在干什么!出去出去!”卡兰忽然就是一声娇喝,吓得多姆愣在原地,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洁儿也是脸上一慌,立马起身挡在多姆的视线前方,一敲多姆的脑袋,“蠢货,进来干嘛!”

最后是神的多姆由彪悍的洁儿拖着他往外走去,口中还不时的叨念,“你个臭小子,没事看女孩子洗澡看什么,真是的,还以为自己是三岁小孩么。”

“我……”多姆尴尬的不知道説什么好,他也只是担心卡兰而已,至于为什么两个女孩这么慌张赶他走,多半是因为男女有别。

“瞧你这个样子,想要卡兰喜欢你,那几乎是不可能。”洁儿耸了耸肩,啪的一声关门,将可怜的多姆阻隔在门外。

“我也只是……”多姆欲言又止,旁边却是传来甘姆的声音。

“孩子,走,今天的事情就这样,让卡兰好好休息一下。”甘姆拍拍多姆的肩膀,微微叹了口气,随后离开了女儿的房间。

“唉。”多姆看着紧闭的房门,也是微微叹了口气,脑海之中却是在回忆卡兰在浴缸里面浸泡的情景。

“卡兰的皮肤可真白,这是这洗澡水好像有diǎn脏呀。”多姆低头呐呐的説。进来一个人,多姆一眼扫过浴室,却是发现了卡兰还泡在浴缸里面,而洁儿正一脸疑惑的看着浴缸。

“啊啊啊——多姆你这是在干什么!出去出去!”卡兰忽然就是一声娇喝,吓得多姆愣在原地,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洁儿也是脸上一慌,立马起身挡在多姆的视线前方,一敲多姆的脑袋,“蠢货,进来干嘛!”

最后是神的多姆由彪悍的洁儿拖着他往外走去,口中还不时的叨念,“你个臭小子,没事看女孩子洗澡看什么,真是的,还以为自己是三岁小孩么。”

“我……”多姆尴尬的不知道説什么好,他也只是担心卡兰而已,至于为什么两个女孩这么慌张赶他走,多半是因为男女有别。

“瞧你这个样子,想要卡兰喜欢你,那几乎是不可能。”洁儿耸了耸肩,啪的一声关门,将可怜的多姆阻隔在门外。

“我也只是……”多姆欲言又止,旁边却是传来甘姆的声音。

“孩子,走,今天的事情就这样,让卡兰好好休息一下。”甘姆拍拍多姆的肩膀,微微叹了口气,随后离开了女儿的房间。

“唉。”多姆看着紧闭的房门,也是微微叹了口气,脑海之中却是在回忆卡兰在浴缸里面浸泡的情景。

“卡兰的皮肤可真白,这是这洗澡水好像有diǎn脏呀。”多姆低头呐呐的説。

小孩流鼻涕感冒药
昆明男科医院哪家好
拉稀拉水吃什么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