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仙侠

流云問道第三十章自傷八百

来源: 分类:仙侠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11月12日

  流云问道 第三十章 自伤八百

  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徐宏源和另外一个蓝衣年轻人均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看着躺在地上的灰衣年轻人久久说不出话来,他俩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远处不正常飘落的树枝和树叶,也没有想到这会是一次无声的袭击

  不过在灰衣年轻人倒地后,徐宏源心中强烈的紧迫感就消失了,可是徐宏源依然不敢有丝毫大意,各种疑问也涌上了心头,到底发生了什么刚刚还好好的珍贵灵器,怎么一点儿征兆都没有就突然爆掉了而且还产生不小的威力伤了一个人

  徐宏源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很快就从惊吓中恢复了一分清醒,深深的吸了两口气,平缓了一下有些错乱的气息,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任何一个年轻人应该都会有些波动吧

  徐宏源再次看着倒在地上的根儿感觉就发生了变化,惊吓中有着一丝庆幸,根儿这是替自己挡的劫难啊,如果不是自己将玉佩丢掉的及时,倒在地上的一定是自己

  “高驰,你看一下根儿是怎么了,然后把根儿身上的玉佩捡起来”

  恢复一些的徐宏源很快就吩咐起了身边的蓝衣年轻人高驰,徐宏源急迫的想要确认一下倒在地上的灰衣年轻人根儿是什么情况,更重要的目的却是让高驰试一下出现裂痕的玉佩还有没有问题

  在高驰看来,倒在地上的根儿就是因为玉佩才倒下的,听到徐宏源的吩咐高驰又怎么可能不害怕,可即使心中有千不甘万不愿

  ,在这个时候高驰还是不敢忤逆徐宏源的意思,高驰知道徐宏源的心狠手辣,如果自己没了价值一定会被他无情的斩杀

  高驰小心翼翼的拿着剑鞘敲了一下地上的根儿,并没有看到任何反应,也没有发现什么危险,这才弯下腰来,哆哆嗦嗦的将手指伸到了根儿的鼻子下方,想要试一下根儿还有没有呼吸

  “少爷,根...儿,根儿还有...还有呼吸,他...他还活着...还活着,只是...只是呼吸...呼吸很微弱”

  高驰感受到了根儿残存的微弱呼吸,喜极而泣的向徐宏源汇报,这是同病相怜的人最后的一根稻草,高驰想要紧紧地抓住,只要根儿没死,高驰就还有伴儿,有个心理安慰

  “呼,没死就好,没死就好,这次只是个意外,不用害怕,对了,你先把根儿身上的那块儿玉佩递给我,然后检查一下根儿哪里受伤了,把他叫醒了咱们再进行下一步行动”

  徐宏源听到根儿还活着的消息,也深深地舒了一口气,原来只是虚惊一场,但这并不是为根儿保住性命而高兴,而是觉得根儿这样都没有死,玉佩也一定是好的,相对于根儿的命,徐宏源更在意那块玉佩

  徐宏源又看了看那块儿玉佩,满脸的不舍,虽然可能是它重伤了根儿,虽然玉佩上面已经有了一道裂痕,但是不可否认它的价值还是很大的,徐宏源自是舍不得丢掉,于是再次催促高驰把它捡起来

  高驰在害怕中还是对那块儿玉佩出手了,开始只是用剑鞘拨动那块儿玉佩,反复几次并没有什么反应后才俯身伸出了手,哆哆嗦嗦的把它捡了起来递给徐宏源

  徐宏源轻轻接过玉佩,轻抚那道裂痕,默不作声,然后深吸一口气好像下定了什么重大决心,拿着玉佩的手掌闪过一丝亮光,催动灵气进入了玉佩里,玉佩缓缓的撑起了一个有些不稳定的保护罩

  徐宏源感受到那层保护罩还在后心中一喜,然后就放下心来,没有彻底损坏就好,这点儿损失还是可以接受的,放在丹田内经过长时间的蕴养一定能恢复的,只是这段时间内要尽可能的减少对它的使用了

  “少爷,少爷,情况...情况有些不太对,根儿的情况好像很严重,无论我怎么晃动他都没有醒,更可怕的是我用剑划破了他的身体他居然也没有反应,这该怎么办”

  高驰右手微微晃动的拿着长剑,长剑的剑尖还滴着血,脸色惨白,嘴唇也不停的哆嗦,太可怕了,根儿的身体活着,人却没了反应,这绝对不是失魂症,一定是被那块儿玉佩给伤的

  徐宏源听到高驰突然的尖叫,心中一紧,把紧握在手里的玉佩又扔在了地上,好像光芒内敛的玉佩又变得烫手了,唯恐玉佩伤到了自己,直到这时候徐宏远才舍得弯下身来查看根儿的情况

  果然如此,徐宏源的心中越来越惊,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在一声惨叫之后就变成活死人的情况,这个时候徐宏源更是庆幸,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是不是意味着那个计划很快就会成功了

  “高驰,根儿已经没救了,我们也不能停在这儿,保护罩没了,我们的气息很快就会散发出去,时间长了就有可能被周围的妖兽捕捉到,或许会出现一些想象不到的危险,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离开”

  徐宏源看不出根儿受伤的原因,但是徐宏源知道自己毫无办法,对这里也有着莫名的恐惧,于是想要远离这里去实施那个大计划,已经走出几步的徐宏源又折身回来,还是舍不得被扔在地上的玉佩,匆匆捡了起来放进储物戒后才安心离开

  “少爷,那根儿怎么办...”

  高驰虽然也很想立刻离开,但是却不忍心将根儿就这样丢弃在荒野,最终成为野兽妖兽的盘中餐,于是看着徐宏源转身离开的背影开口问道,只是看到徐宏源转过来渐渐变严肃的表情后,高驰的声音就弱了下来

  “已经没有时间了,带上他只会影响我们的行动,此刻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咱们赶紧走”

  徐宏源面无表情地说完就再次转身离开了,没有多看替他挡了一劫的根儿一眼,知道了自己那么多秘密,就是现在不死,这次计划实施之后自己也会杀了他俩,两只蝼蚁的性命无关紧要

  高驰急忙站了起来,紧随徐宏源的身后向远方走去,只是频繁的回头看向倒在地上的根儿,这个时候高驰的心中是悲凉的,或许根儿的下场就是自己未来的下场

  为了所谓的资源,为了所谓的风光,甘心为徐宏源鞍前马后那么久,最后还有可能搭上性命,甚至是落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高驰心中产生了一丝追随徐宏源的悔意,可惜为时已晚,上了贼船想要再下来太难了

  徐宏源和高驰二人着急离开,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这正是趁他病要他命的好时机,只要吴忧把握住了,就很有可能将徐宏源高驰二人永远的留在这儿,如果做成了就不用再担心什么阴谋诡计了,只是可惜,吴忧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

  吴忧躲在那里,脸色惨白的看着远去的徐宏源二人离去的背影深深的舒了一口气,这俩人终于走了,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如果他俩找了过来,自己连一战之力都没有,只能任对方欺凌,好在麻杆打狼两头害怕,他们也被惊走了

  在看到徐宏源高驰二人离开之后,吴忧紧绷的精神也放松了下来,可是这一放松吴忧整个人都没了精神,直接坐在了地上,头上的大汗不停地往外冒,此刻的吴忧已经有些精神透支了,现在没有昏倒也只是用顽强的毅力强撑着

  刚刚那凌厉的一击,吴忧仅仅为了出一口胸中之气,并没有考虑太多,五丈长的神识长刀上凝聚了吴忧几乎所有的神识力量,相当快意的劈了出去

  只是吴忧没有预料到,劈过去的那一把神识长刀竟然一去不复还,当神识长刀撞到了那层保护罩上的时候,神识长刀和保护罩上的能量快速对耗,在这个时候吴忧就和神识长刀彻底失去了联系

  吴忧的身上的气息也在这一瞬间弱了下来,脸色苍白不已,但吴忧并没有立刻倒下,而是在咬牙坚持着,想看一下让自己实力大损的一刀能有什么威力

  吴忧躲在这里看到了水波一样的保护罩,看到了他如玻璃一样破碎掉,看到了徐宏源手中的玉佩发出强光,看到了徐宏源丢掉了玉佩,看到了徐宏源的随从倒下一个......

  吴忧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可惜没有了神识的帮助,吴忧不知道失去联系的神识长刀到底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那里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多状况

  已经很是虚弱的吴忧只是躲在这里暗想,在没有弄明白这一招之前,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能施展这样的招式了,太伤了,真的承受不起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不要吓宝宝,宝宝很听话的......”

  在吴忧身边的天齐宝宝看到吴忧脸色惨白,满头大汗的坐在地上,还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副重伤未愈的样子,和刚刚的淡然相比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吴忧突然不正常的变化让天齐宝宝焦急万分,说话的语气中满满的哭腔

  “宝...宝,哥哥...哥哥没...没事儿,不用担心,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

  吴忧咬着牙强忍着心头的疲劳,说完了安慰天齐宝宝的话就闭上了双眼,神识功法一念通也快速的运转了起来,开始恢复神识力量

枣庄癫痫病
周口治疗性病的医院
江西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