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流年永州二题散文

来源: 分类:军事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08月23日

我觅湘江之源来到永州,横渡百里平湖,从肌肤到内心,都依偎到了江水的温度。湘江最柔美的这一段,成为沉入我心底的难忘。温存的小雨,陪我走过愚溪,去凝望河东柳子穿越千年的目光。

一、百里平湖的温度

我第一次到永州,就得到了意外的特别礼遇。陪同我们的当地作家蒋平先生听说我喜水爱游,主动介绍,永州处于湘江上游,潇水和湘江在这里会合,成为湘江浩荡北去的主流。加之又修了一座水坝,湘江的水势在永州城区一带更加浩渺,形成了“百里平湖”的景观。为方便人们游泳,还建有专供游泳爱好者下水的码头。水特别干净,当地冬泳人四季常游。晚饭后,他特意带我去码头认地方。如此一来,我的永州之行就多了一份收获。

第二天凌晨五点,我邀同行的少白兄同去帮忙照看衣物。出门发现下着小雨。冬泳人游泳从不管风霜雨雪,我们打车跑去,昏暗中找到那个码头。水里有个橘红色的浮漂,说明有一人在游泳;岸边来了一人,要做下水的准备。我问水情,此人得知我来自遥远的新疆,热情地告诉我,江宽一里余,水温二十来度,水流平缓,水感特别好。我对水一直有很深的嗜好,但凡见到新的水域,无论江河湖海,不管春夏秋冬,总要想方设法游一趟,如能横渡更是不胜陶醉。真到一个新地方,遇到体验新水域的机会,往往又心怀忐忑。由于水情人情两生疏,多少会担心遇到突发险情,还要防备遭人呵斥。不过,这些都不会影响我的最终行动。作为爱水之人,我每与一条江河初遇,总感觉在兑现一个命中注定的缘分。因为从寒冷干燥的北方来到温暖湿润的南方,还因为心里装着“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词句,我对湘江更多一分由来已久的向往。初到永州,初游湘江,不仅没有被阻止,还得到鼓励,让我感受到此地特有的热情。真是喜不自禁,放心大胆,下水便游。

美好永州,锦绣潇湘,物华天宝。此时,天色朦胧,秋雨如丝,水流似绸,我游于山水相连的诗情画意中,从肌肤到内心,都有说不出的轻柔与温暖,立即感受到了与新疆之水很大的不同。

新疆的河流大多发源于神圣昆仑、雄伟天山、金色阿尔泰山充满神话的冰川。她们是急匆匆养育生命的母亲,从源头到尾闾,一路分洒自己的乳汁,越流越小,越流越涩,越流越干。从高山流水的美好吟唱开始,到大漠戈壁的苦难悲剧收场,直至把自己消耗殆尽,永远不能回归大海娘家。虽然有潺潺小溪的清纯,流出雪山草原时的惊艳,却总是顾不得自我怜惜,春起秋息,蛰伏长冬,从始到终,承载的只是使命。而这湘江,从源头到汇入长江,一路都充满着灵秀与丰盈。青山绿水,茂林修竹,鸟语花香,越流越满,越积越大。青山相伴,田园相随,舟楫穿梭,渔歌唱晚,顾盼生晖,悠悠而行。同样被称为母亲河,湘江却有着永远美丽动人的风韵。

同样的秋季,我来这里之前,家乡的河水早已寒冷彻骨,湘江的水却依然温暖宜人。这微微荡漾的水波,无声洇入我的毛孔,让一江的柔情蜜意透入我的身体。我感觉自己被西北风吹了多少年的粗糙皮肤,正在得到漫灌般的滋润,一点点变软,一点点变细,一点点恢复着良好的弹性和质地。我久居北方,长期收缩的心,绷了很久的神经,都在快速放松。干燥、寒冷、沙尘、风暴在意识里自动筑成的防御层既刻化解,长途奔走的疲乏和劳累烟消云散。我感到了一种忘乎所以的舒心愉快,忍不住喝一口江水,细细品它的味道,里面分明蕴含着灵秀山水无尽的韵味,沉留着茶花丹桂飘落水中的余香,还有着绵润悠长的细腻。这那里是游泳,分明是一场情意绵绵的约会。我多想沉睡江面,任它随意漂流到什么地方,然后留下来,直到不再想念北方。可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南方人,北方人,水乡人,山里人,从口味到口音,从性格到外形,各有各的秉赋,各有各有风情。这里固然美好,我终究还要回到自己的家乡。

我被天马行空的思绪牵引,游到中流。迷蒙的江水里,前后左右杳无人迹,只有我一人悄悄横渡,心中便泛过一丝独享湘江的得意。作为一个来自远方的不速之客,能与湘江如此亲近,虽然短暂,也是足够奢侈的拥有。

距离不远,很快到了对岸,我忍不住回头长长地呼喊几声。返回此岸,用时半个多小时,天已大亮,当地游泳的“主力部队”刚到。他们见到陌生的我,热情地说要通知冬泳协会的主席,好好交流一番。我谢了他们的好意,返回宾馆早餐。

二、柳子的目光

由于有了短暂的横渡,从凌晨开始,我的永州之行就融入了一种特别的温度。上午与当地作家交流,而后,多情的雨丝继续陪伴我去拜谒柳子庙。

“柳子”是历史对柳宗元的爱称。他祖籍河东,是我的山西老乡,生于世代仕宦之家。自小才华出众,经史百家无不通达,立志朝政,匡扶救世。亲历“安史之乱”后唐王朝极度衰落的社会乱局,热忱投身于永贞革新,失败后先被贬邵州,中途再被贬为永州司马。刚过而立之年,命运就给了他最无情的考验。有人把柳宗元与屈原的境遇相比。在昏恶的社会里,他们都为觅不到知音而痛苦孤独。屈原被逼疯了,投了汨罗江。柳宗元却顽强地坚守,即使生命一点一点被折磨耗尽,依然永不低头。他十四年贬放至死,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苦难和伤痛,却奇迹般地铸就了人生辉煌,成了那个时代以至后世少有人能望其项背的思想家和文学家。千百年来,受到上至统治阶层、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的敬重和爱戴。

我心中自问:到底是怎样神奇的精神支点,支撑了柳子强大的内心,使这位长我一千两百多岁的尊者,以山水般恒久的定力,拖着病痛之躯,在极度苦难中,实现了前无古人的人生超越?既有庙,必为神,等到了地方,我一定要恭恭敬敬向他的灵位叩三个响头,叩问他从容傲视苦难的人生真谛。

永州市文联主席蒋蒲英女士亲自做起导游,以她深厚的研究功力为我们解读心中的迷惑。她擎着雨伞,从愚溪、柳子桥、到柳子庙的建筑碑刻,手指每一个角角落落,以介绍一位本家尊师或兄长般的亲切语气,娓娓讲述柳子的故事。

柳宗元初到永州,与城南龙兴寺的和尚一起居住了五年。他刚来此地水土不服,气候不适,语言不通,不久就疾病缠身。这还不算什么,最大的灾难是政治迫害下的生命危机。他不时听到参与革新的同道友人被处死的坏消息,担心自己的厄运会随时到来。令他痛苦不堪还有亲人们的相继离世,相依为命的母亲、女儿、两个姐夫和众外甥相继病死,灾难一个接着一个。五年遭遇四次火灾,把他本就不多的家当和家传书籍焚烧殆尽。可是,他没有一味的悲伤叹息,而是怀着随遇而安的豁达,不停地行走在青山绿水间,主动转移视线,调整心态。他主动与山民、渔夫、捕蛇者......众多的贫民百姓交往,解民情,知疾苦,感时弊,在很短的时间里,与当地老百姓打成一片。于是,老百姓给了他亲人般的温暖回报,村童送给他成捆的野笋,壮年人送他酸楂尝鲜,他柱着拐杖悠悠而行,去参加以茶代酒的便宴。他还广交和尚、学士、谪官,学习佛法,思考哲学。他毕竟也是血肉之躯,有时也会借酒浇愁,醉卧寒雪,但在更多的时间里,立定青山,以贯穿古今的目光,远望长安,不放过任何一线希望,积极争取,时刻准备复出,为民请命,为国效力。即使政治上不能施展自己的抱负,也发誓“今不得志,著书传后”,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文,写出了《天对》《封建论》等一篇篇明辨天地的治世雄文。他最终在政治上争取到了任柳州刺史的四年时光,为百姓做了大量的好事实事。听着看着,一个身形高瘦,步履艰难,有时柱着拐杖,但神情和缓,目光坚定地行走在山水田野,操着北方口音与当地的各色人等喝茶交谈的学者形象,在我心中一点点变得鲜活真切起来。

我第一次从一位古代知识分子的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历史感和人生使命感。他自受天命,以从政为民为己任,想当一个力挽狂澜,造福百姓的政治家。即使身陷不幸,仍心怀民情,忧患天下;即使今生不得志,也要著书立说,传于后世,成为历史土壤中最优质的一部分营养。正因为他是有着政治理想、追求历史担当的文学家,他作品才不是自怜自惜的舐伤文字,更不是像当下有些自诩远离政治、反叛政治、讥讽政治,只表现小我情怀的无为文字,从而走向颓废和委琐。恰恰相反,他的作品包含着代表人类精神进步的丰富内涵,有着强大而久远的生命力。我同时思考着另一个层面问题。柳宗元虽然生活在唐王朝从强盛走向衰落的转折时代,但仍残存着大唐帝国的雄风和气度,这些气度在某种程度的构成了社会精英人物的内在高度。对照今天刚刚吃饱肚子没有多少年,紧接着又富裕起来的人们,表面自以为是,实质却缺乏普遍和道德守卫,仍处于严重的精神贫困。所以,也就很难产生真正的精神引领者。只有经过更长时间的积累,从不断的自我否定中建立强大的精神自信,才能产生真正强大的时代强音。

我似乎找到了答案,柳宗元强大的精神支撑,正是他对现实与历史旷古未有的和使命,永州大地的真诚和包容显然是他得以生存的现实支撑,二者有机结合,让他得到了超越肉体和情感苦痛的神奇力量,达到了无畏而忘我的精神境界。

进入柳子庙的大门,我能看到的所有的一切,都代表了后人对他的敬仰和怀念。第一道台阶回头是一座双檐八柱戏台,台额挂着取自柳子诗句的“山水绿”三字横匾。从清代起,每年农历七月十三柳宗元生日,零陵百姓在此唱大戏,以纪念他的寿诞。二进中殿,地势稍高,为三间过厅,门额大匾“八愚千古”,过厅堂匾“都是文章”,称颂他的文学成就。三进正殿,立有他的汉白玉侧身坐姿雕像,上悬“利民”二字匾额,彰显他与民众平起平坐的品格。两侧墙上各挂四幅“永州八记漆雕画屏”,是中央美院教授周令钊化三年时间精心雕刻的封刀之作。后面是碑廊,历代碑碣甚多,其中最有价值的“荔子碑”,系唐代韩愈撰文,宋代苏轼手书,记载柳宗元在永州的德政,世称“三绝碑”。此碑在文革时期被确立为保护文物,也是一个时代奇迹。碑廊的另一块名碑是明朝严嵩中年时题写的《寻愚溪谒柳子庙碑》,从另一个侧面佐证了柳子在历代士人中的历史地位。

他平地而坐的雕像平和而亲近,让我放弃了跪拜的想法。我虔诚地走近他,轻握他铸就千秋功业的手,凝望他穿越千年的目光,仿佛解读到了他悲天悯人、关怀后人的深厚感情。

我很想在他脚边打个地铺睡一晚,用自己的体温暖暖他苦难的灵魂,或许还能与他在梦中相见,得到他醍醐灌顶的启发,给我愚钝的脑袋开个窍。无奈行程已定,再说,这也是个轻易说不出口的奢望。

我与柳子的雕像合影留念,心想,永州温暖了身陷不幸的柳子,柳子的光芒也恒久地温暖着永州。

告别永州,路过湘江大桥时,再次回味“百里平湖”的温度,我与这个地方有了一份永留心底的真情。

共 415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到永州,重点写了两处,一个是“百里平湖”永州一带的湘江的水,一个是柳子庙。作者对水的喜爱,不仅仅是因为爱好游泳,是对水有着特别而又深刻的理解。“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应是作者情怀的写照,在这里游泳,分明是一场情意绵绵的约会,应是作者对永州之水的真实体验。作者对南方水流和北方水流的区别理解的更是透彻,北方水流,从高山流水的美好吟唱开始,到大漠戈壁的苦难悲剧收场,直至把自己消耗殆尽,永远不能回归大海娘家,春起秋息,蛰伏长冬,从始到终,承载的只是使命。而湘江之水从源头到汇入长江,一路都充满着灵秀与丰盈,越流越满,越积越大。作者对柳宗元是带着探询的心理:到底是怎样神奇的精神支点,支撑了柳子强大的内心。作者似乎找到了答案,柳宗元强大的精神支撑,正是他对现实与历史旷古未有的和使命,永州大地的真诚和包容显然是他得以生存的现实支撑,二者有机结合,让他得到了超越肉体和情感苦痛的神奇力量,达到了无畏而忘我的精神境界。作者的散文,处处透着宽大的情怀,文章大气开阔,直叙社会深层次问题,负有和使命感!佳作!倾情!感谢作者赐稿流年!【:妖怪山】

1楼文友: -18 07:41:04 欢迎作者继续赐稿流年!问好作者!祝创作丰收!

2楼文友: -19 12:14:51 感谢江山,感谢老师的深度点评!祝愿江山文学越办越好,祝愿妖怪山老师创作丰收,多出精品!

3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四磨汤口服液怎么吃
鲁南制药利鲁唑片
月经量多怎么调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