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武道魔尊第495章可曾问过我

来源: 分类:历史 查看:3次 时间:2019年12月09日

武道魔尊 第495章 可曾问过我

柳昊的眉心之前,一尊金色的小人盘坐,他不断结印,灵魂之力震荡而出,直接禁锢东文国三大高手毫无反抗之力,柳昊不断出手,点指间神威浩荡,神纹涌现,将李功的身体几乎打成了马蜂窝,但是却诡异的连鲜血都没能流出..

那时异火之力,灼烧李功的血肉,让鲜血无法流出

“恶魔”

有人惊恐忍不住大声吼叫,这一幕实在是太具有冲击力,完全是柳昊在虐杀东文国的大统帅,打的对方毫无还手之力,而且随意点指而已,竟然让同境界的李功身负重创,只怕用不了多久,这样的伤痕就足以让李功死去

“唔,放走了几个,觉得留下一艘船的人回去禀告,应当会有震慑”

络尊回来了,他仙风道骨,超然出凡尘,可是说出的话却让人汗毛乍起,灵魂都在颤栗,东文国前来的援军有多少,无人知晓,但是东文国的人却非常清楚,听到络尊的话,东文国的统帅面色惨白,毫无血色,真的难以接受,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援军足有三十万,但是现在只剩下了一艘战船,这样的损失就算是诺大的东文国也承受不起

“这不可能”

有人大吼,难以承受,这完全是单方面的虐杀,只是一个人而已,怎么可能覆灭他们东文国九成九援军

但是络尊却毫不在意这些人,他看着东文国的统帅以及彻底没了战意的东文国士兵,淡漠的说道:“都杀了吧,留下来也是祸患”

“正合我意,只是杀孽太大是不是不太好”

柳昊面带笑容,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的认真,甚至根本不在意他自己说的那些杀孽,无惧引来大劫

“唔,上古一战死伤无数,好似没有听说过哪一个人遭来了血劫”

络尊轻笑,他亲自参与上古一战,不知道有多少人喋血,就算是尊王高手,同样难逃一死,哪怕上古仙都有人陨落,鲜血然苍穹,又何惧那所谓的天地劫难

所有人动容,不是因为上古,因这些人无人知道上古之事,但却因络尊的不以为意而心寒,这样的人绝对不介意鲜血染双手,只怕葬在他手下的生灵何以千万记

“那我就放心了”

柳昊轻语,他猛然轰出一拳,轰然一声爆响,李功的头颅直接炸碎,如同西瓜被人用大锤子砸烂时一样,鲜血和脑浆飞散四方,却不曾沾染柳昊分毫,他转身走向另一处,李金龙面色大变,心中有大恐惧,知道今日自己难逃一死,元胎境巅峰高手都不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他还不曾臻至元胎境巅峰,又怎么可能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

这一刻,柳昊面色阴冷,因李木兰被逼到燃烧精气神而动怒,他一声暴喝,直接让李金龙口鼻喷血,身体踉跄

“你敢伤她,可问过我吗”

柳昊大喝,他一步走出,脚下虚空裂开,让所有人都变色,李金龙更是首当其冲,一股恐怖的劲力直接打的他胸口骨断裂,这还是柳昊有所保留,没有想立刻取走他的性命,即便如此也让他深受重创,气息都萎靡了下来

“不要杀我”

李金龙恐惧了,道心都出现了裂痕,他非常清楚自己在劫难逃,这个年轻人不可能善了,但是依然希翼能有一线生机,继续活下去

“呃……”

喉咙肿发出的声音,直接被遏制在口中,无法发出,柳昊伸出一只手直接掐住李金龙的脖子给举了起来,让对方面色涨红,双眼凸起

“我都心有不忍,一只有所亏欠,你竟然胆敢伤他,谁给你的胆子”

柳昊说着,一拳砸出,砰的一声将李金龙的腹部击穿,不论是肠子还是一些器官还没有被轰飞,就已经被恐怖的火焰焚烧殆尽,一时之间这周遭的空气都变得异常的难闻,李金龙更是面色苍白,冷汗留下,心中有大恐惧,身体有大痛苦,却无法发出哪怕一点声响

“若非我及时赶来,她岂不是就要命丧你手,这个后果你承担的起吗”

柳昊一句喝问就代表他一次出手,短暂的半刻钟,李金龙的身体已经扭曲到了一定程度,但是元神被禁锢识海之内,磅礴的灵魂之力束缚着他的识海,哪怕想要就此死亡都做不到,毕竟他是元胎境的高手,即便是肉身破碎,但只要元神不灭,就不会真正死亡

可是这样的情况根本就是煎熬,想死都不能,被柳昊完全的束缚,要承受死亡之前所有的痛苦

所有人都变色了,东文国的将士全部都面色惨白,身体颤抖,甚至有人双股战战,竟然有黄白的液体顺着衣裤流淌出来,竟然被下尿了,有人承受不住这样的恐惧,在嚎啕大哭,更有人如同疯掉,口中大喊着恶魔,东冲西撞,但是还不等跑向远方,一道神虹降落,直接将其身体轰碎

那是络尊在出手,他神情淡漠,没有去阻止柳昊,因为从一开始在了解到柳昊的过往后,络尊就知道李木兰是一个很特殊的女人,柳昊并不是不喜欢,但是却不会真的接受,可是这个女人却是柳昊的一个逆鳞,不容许外人对其造成任何的伤害

而之前看到李木兰燃烧精气神,若非柳昊和他及时赶到,只怕没有人能阻止,而结果就是李木兰香消玉殒,从此时间不会再有李木兰这个女人

所以柳昊发狂,络尊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怕对面的是一介凡人,柳昊要出手,络尊都不会阻拦

因络尊清楚,这是柳昊的一种对李木兰的赎罪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但真的是这样么

柳昊牵扯的因果实在是太大了,纵然真的爱上了李木兰,只怕柳昊也不会真的去接受,甚至络尊都很清楚,他们这样的人,不论是谁跟随在身边,日后都将面临一场大劫,而代价就可能是身消道陨

所以柳昊拒绝了,一个是他心中已经有了白洛仙,而另一点便是柳昊不希望李木兰牵扯进其中,因为后者并不是他的世界中的人

“砰”

一声闷响,伴随着滔天神焰冲起,李金龙的身躯彻底被焚烧殆尽,什么都没有剩下,柳昊转身走向另一边

张默恐惧了,甚至悔恨自己为何请命前来天海镇,要建功立业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柳昊阴沉着脸,一步步迈出,带着无法形容的威压,让张默大口咳血,面色苍白,那种气息威压哪怕他身在元胎境巅峰也无法承受哦,固然在同一个境界,但是彼此之间实力的差距实在是太过悬殊,相差了太多

在年轻至尊面前,同境界同辈众人角逐,几乎无人是年轻至尊的对手,就算天骄有时都要饮恨,遑论是张默这等并非完全的武者所能相比的

有舍必有得,有得必有舍,张默身在东文国,以元胎境巅峰武者的身份,得到了他想要的名与利,以及尘世之间数不清的荣华富贵,不论富丽堂皇的宫阙,还是美艳多姿的女子但是正是如此,也让他失去了武者应有的恒心和定力,在修道一途彻底的短缺了前路如今面对身为年轻至尊的柳昊,他如何匹敌

“不要杀我”

张默惊恐了,他大声喊叫,祈求柳昊放过他,这还是柳昊撤去了灵魂威压和禁制,否则以他的真实修为,如何能与柳昊抗衡

一旁不远处的天海镇将军这一刻也心神南宁,柳昊展现出来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像,虽然同样在元胎境,但是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哪怕是他都要望尘莫及

而且这位将军也终于响起了柳昊的身份,那原本稚嫩的少年,如今已经茁壮成长,甚至成长到远远超过他的层次,让这位昔日叱咤风云,震慑退东文国几十万将士的将军也望尘莫及、

但是天海镇的这位将军却是幸运的,也是欣慰的,因为柳昊来了,不论他是为了一个女人还是其他人而来,却终究化解了天海镇的大危机,如今算起来,柳昊已经接连两次解救天海镇于危难之间,上一次是用了计策,而这一次却是真实的战力,完全的震慑

如今已经古昔的将军心中充满了欣慰,他看着柳昊一步步走向张默,也清楚东文国那位统帅接下来的下场

没有任何的话语,甚至不详多说一句话,柳昊一拳轰出,神纹好当,大片的拳影重叠在一起,轰隆一声巨响,虚空塌陷几十里,而张默的身已经消失不见,被那一重重可怕的拳影叠加之后的恐怖力量彻底的毁灭,元神都没有逃走的可能,覆灭在那一拳之下

“天海镇众将士听令,东文国大军来犯,意图侵犯我北华帝国疆土,这份仇怨不死不休,杀”

楚天振臂高呼,一声令下,原本有些傻眼甚至有些惊悚的天海镇将士终于醒悟过来

“杀”

“外侵之敌,当杀”

所有人都在高呼,手握兵器冲杀向前,而东文国的那些活下来的将士见到自己的统帅都已经死亡,被一个年轻人风驰电掣般的攻击震杀,一时之间士气大降,毫无应战之力,被杀的丢盔卸甲,横尸遍野

来时凶如猛虎,下山雄狮,而今却兵败如山倒,被人杀的丢盔卸甲,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东文国来犯大军尽数伏诛,放下兵器投降之人,全部被镇压在此

“柳昊小友,大恩不言谢,你又一次解救天海镇于危难之间,我要上书禀告圣上,为你降下功勋,封侯封地”

天海镇将军神情激动

,来到柳昊的身前,希翼柳昊能留下,镇守北华帝国,尊享护国将军之名

但是柳昊却摇了摇头,道:“将军无需如此,我从天海镇出,自当在天海镇陷入危难时伸出援助之手,至于封侯封地就不必了,若是将军有心,不如上奏皇帝,让其对我的家族多多关照就好至于我,路不在此我这一次回来主要的目的是见一见故友,以及带走一个人”

“柳昊小友,不知你要带走的人是……”

将军有些迟疑,但是心知向柳昊这样强大的武者,未来的路不可限量,也清楚无法挽留

“楚天,我的故友之一”

柳昊轻轻一笑,然后看向楚天,道:“我的天哥,现在可还想回归中品地灵界,寻找你的家族人”

一句话,让楚天彻底的激动起来

开封治疗宫颈炎方法

北京国仁医院近哪个公交站

济源治疗精囊炎医院

西藏去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贵州治疗癫痫较好医院
云南治疗妇科病要多少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