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2012年中国诗歌创作述评更加的安静与结

来源: 分类:历史 查看:0次 时间:2019年09月19日

201 -01- 0 光明 2012年底,莫言摘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几乎成为整个中国文学界的话题。这使我想起曾经在国内几度自己折腾出来的“诺贝尔诗歌预备奖”,也一样颁奖、领奖。我没有搞懂的是,明明知道不靠谱,为什么也有优秀的诗人乐于掺和,还煞有其事。相比之下,我只能说,诗人应该多一点沉稳与淡定。

又是一年了,中国诗歌被说了很多年的喧嚣、浮躁,从一开始我就不赞同这样的说法。喧嚣与浮躁可以简单归结为一个字:闹。其实,诗歌就喜欢闹出个动静。“闹”是诗人的天性,也是诗歌更加看重传播的特点,只要是别闹得太不靠谱就行。

传递出正能量

2012年,首先得说诗歌对抄袭者说不。一位已经有一定影响的80后诗人被揭发所发表的诗歌几乎都源于抄袭,并且一一列表对应,证据确凿。此事一经披露,立即引起轩然 ,并展开了诗人道德品质的讨论。欣慰的是,这样的讨论不仅仅明辨了是非,而且还看到了诗人内心的善良与柔软。因为抄袭者的年少,大家没有更多的穷追猛打,而是“治病救人”,在更为宽广的范围考量诗人道德是否偏移,倡导自律与他律并重,呼吁齐心协力,不断清扫漫漫道路上的浊渍,给自己和诗歌开辟纯粹的心路。

2012年,纸上的中国诗歌与非纸上的动静都绚丽多姿、可圈可点。作为一个杂志的诗歌,我一年的阅读量即使被动也得读个上万首。总的印象仍然是乐观的,诗人对诗歌的深度思考和创作都传递出一种正能量,一些好诗无法拒绝地留在记忆里。

首先需要提到安徽诗人陈先发的《养鹤问题》。诗人以一只虚构的“鹤”,对当下诗歌创作、诗人内心的纠结与困惑发出深度的诘问。诗歌需要纯净,需要拒绝,需要与鹤一样,“敛起翅膀”,从而生长出“更合理的体型”。那种为表现而表现的所谓“哭”,也是另外一种形式上的装神弄鬼,应该终结了。诗人在诘问中为自己找到了一条路径,就是从浴室里出来,“披着纯白的浴衣/大踏步地赶至旁观者的位置。”旁观者清,只有这样,诗人与诗歌才能真正地有自己的纯净。当然,如果对这首诗的解读仅限于这个层面,那就显然上了当。这更是一首具有大容量、大思考的诗,这首诗更深层次的诘问,或许更在于每个人无法回避的生命与人生。诗人凭借一只似是而非的鹤,凭借实际很小众的“诗歌”,引出更深入的话题:一个人究竟有没有生命?一个人究竟有没有人生的纯净?应该如何保持人生的纯净?答案在每个人那里,选择也在每个人那里。

山东的轩辕轼轲是个有特质的诗人,机智、尖锐与反讽已成为他的一个标识,生猛与粗暴也是他经常披挂的外套。读到《路过春天》这首诗,感觉多了一种别样的调侃,一种新鲜。尽管这种调侃并不轻松,抑或在你轻松之后,也会留下长久的活生生的隐痛。现实生活中的各种装模作样几乎成为常态,每个人都有感受,也许每个人自己也有过装扮。但是,即使“身上披满了青草/头上佩戴着树冠”,即使“背包里装着一摞/万紫千红的群山”,即使有时候也能大行其道,蒙混过关,最终,还是会被真相“一把撕去伪装/露出那张/雪盖冰封的脸”。诗人在《路过春天》里的这轻轻一“撕”,没有了生猛与粗暴,却依然撕得痛快淋漓。

总的看来,2012年的中国诗歌相对于以往,更加安静与结实了。安静指的是诗人的胸怀。诗人与诗人之间,无论是上还是各种关于诗歌的集会,前些年那种相互之间的指责、诋毁、谩骂几乎绝迹了,留下的是真正的诗歌论争的声音。起眼东西南北,各路诗人、各种拳脚与路数都认清了一个道理,“拿作品说话”。以往那种各自“我是天下第一”的幼稚基本随风飘去。结实指的是创作的姿态以及作品呈现出来的思考。与朦胧诗时代、“第三代”留下的“经典”相比,当下诗人们的创造,不论从技术层面还是思想层面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这丝毫没有轻看“朦胧诗”和“第三代”的意思,他们已经卓越地完成了那个时代的使命。那个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所以,不能只保留那个时代的话语,以那个时代诗歌的“轰动效应”作为标尺来衡量今天诗歌的成就,而应该冷静、细致、公允、客观地看待当下诗人们的努力。

诗歌的花朵遍地开放

2012年中国诗歌,由于有了大家认可的卓有成效的诗歌刊物不懈地搭建的高端平台,有了大家认可的坚持数年已经成熟和优秀的各种选本,有了大家认可的引领纷繁络可以立杆举旗的平台,这些平台又相互渗透、相互融入,构成了一幅幅斑斓的中国诗歌五彩图。诗人们开始选择适合自己展示的平台,有了选择,就有了方向、有了思考,写作就不再随心所欲,而多了自觉与区分,弱化了以往充斥诗坛的自娱自乐,减少了平庸与乏味。好的诗歌平台的搭建,支撑了诗歌的结实;诗人的自觉,增强了诗歌的结实。

2012年纸上的中国诗歌,得到了有效、丰富的多方位呈现。由诗人海啸和影视编剧卜青文共同发起“诗电影”计划,将中国经典诗歌拍成微电影,引起了广泛关注。伊沙历时一年多主持的络上的《新世纪诗典》,又把诗典中的“最典”成书,在京首发。潘洗尘主编的《读诗》、周庆荣主编的《大诗歌》、黄礼孩主编的《诗歌与人》以及李少君主持每月的“中国好诗歌”,以每月推荐、解读一首优秀诗作的形式,试图让读者更多、更好、更快捷地了解中国新诗的最新现状和水平。青海省举办了“海子青年诗歌节”,深圳举办了深圳诗歌节,并尝试连续举办了具有舞台化、戏剧化的“第一朗诵者”的诗歌朗诵活动。同时,2012年,不少地方政府着力向外推介本土诗人和本土诗歌。海南省针对海南本土诗人的创作,邀请了国内著名专家研讨海南诗歌的地域特色;宁波市邀请了国内专家一对一点评、帮扶本土的6位青年诗人;甘肃省邀请国内著名诗人、专家学者在上海举办了“甘肃青年诗歌八骏”的推介会。

此外,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朝阳区文化馆、798文化产业园以及成都的白夜酒吧、四川师范大学文理学院,由于频繁、高热度的诗歌活动几乎让这些地点成了诗歌的代名词。年末的“跨越海峡的呼唤——2012两岸音乐诗会”,在海南落下帷幕,来自台湾、澳门和大陆的60余位诗歌界代表参加,加强了两岸三地的诗歌联系和交流。“中国诗歌万里行”,2012年依然风生水起,走过了十几个城市与乡村,让诗歌的花朵遍地开放。

《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选刊》、《诗歌月刊》等杂志,在2012年,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80后、90后,甚至更年轻的00后。《人民文学》在大理举办了“新浪潮”青年诗人笔会。《星星》连续五年举办了“大学生诗歌夏令营”,关注了国内近百所高校的百余名大学生校园诗人,参加过夏令营的郁颜、茱萸、易翔、聂权、谢小青、李淑敏、杨康、苏笑嫣、余幼幼等,已经走出校园,走向成熟。《诗刊》在2012年还推出了重庆9岁小诗人的组诗。青春是诗,年轻就是希望。

(作者为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弥勒灯盏花药业简介

弥勒灯盏花药企如何

弥勒灯盏花药企怎么样

灯盏花领军企业都有啥
鲁南欣康饭前服用
9岁儿童晚上睡觉出汗
猜你喜欢